武祖

再回首

  • 玄幻魔法

    类型
  • 2021-04-10上架
  • 3万

    连载中(字)
本书由书皮文学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一章 武尊重生!

  “嘶,这里是…”

  一代武尊秦岩,与九天之上冲击武之极,引来天罚降落,自此,秦武尊驰骋风云的传奇便划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  一代盖世武尊,崛起与微末,短短数十年成为大陆传奇,却终究没有踏足那武道极境,陨落与天罚下。

  犹记得当时黑暗剧痛接连而至,再次睁开眼,看见的时候,秦岩却怔住了,因为四周的一切,给他一种陌生感。

  “嗯,怎么回事?头怎么这么疼?”就在秦岩愣神的时候,突然,脑海里突然传来一阵阵苦厄,当这苦厄消弭的时候,后者的脑海里竟是凭白多出了一些记忆,那是来自于另一个叫秦岩的家伙的记忆。

  “秦言,秦家族长之子,年纪十七岁,幼年遭人暗算落下癔症而不能踏足武道…前日,被人算计进入秦家供奉言老炼丹的地方,从而导致炼丹被干扰失败,言老更是因此而受到反噬…”

  记忆不断被秦岩吸纳,慢慢的,事情的来龙去脉也被秦岩熟络于心:“那秦杰出手倒是狠啊,直接要了这小子的命,不过这倒是便宜了秦某…可惜的是,想我堂堂一代绝世武尊,纵横天地数载春秋。何等的风光无限,就算重生夺舍也得找最佳的皮相吧?没想到重生到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废物身上…”

  时间在渐渐的流逝着,而在此期间,对这新身体,秦岩也是完全的适应了这具身体且因为记忆的融合,有着一种秦岩就是秦言的感觉。

  “呼。既然上天有再次给了我一次机会,这一世也不能白白的活着…”秦歌深深的吁了口浊气,旋即端坐在床榻上,双手结印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姿势,这乃是一门神秘的武学,是秦岩侥幸自一奇异空间所得,凭这神秘武学,秦岩在短短数年内一朝崛起,武动风云,驰骋与天地间,从无败绩,谱写了秦武尊不败神话的传奇。

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后,秦岩有些无奈的停下了修炼步伐,双手撤掉,后者颇为可惜的叹了口气,道:“虽说这神秘武学玄妙的紧,但很可惜,这秦言有着癔症,恐怕是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习练这东西了啊。”

  就在秦岩嘀咕的时候,猛的,秦岩耳帘一动,几道琐碎的脚步声撩入耳中,与此同时一道踹门的闷响‘砰’然传出,当门扉被踹开后,屋门外面簇拥而立的几道身影便映入了秦言的目光内。

  这些人,秦岩大多凭记忆可以认得出来,其中为首的,乃是秦家的太上长垩老,原本在闭关之中,却不料,因为秦言打扰言老炼丹而被迫出关。

  “哼,秦杰给我把这废物带到主厅去,如若今日不能熄了言老的怒火,家族之内便不容与他。”太上长垩老冷眼一瞪,冷哼的道。

  太上长老丢下一句话后,便率先离开了这里,此刻,自那簇拥的几人内,一俊秀青年,缓步踏出,这人的模样很是俊逸,但那眼内却蕴含着一抹阴翳;此人便是秦杰,天赋很是不弱,已经有武道四重天的实力了,在秦家堪称是第一人。

  而且,除此外,秦杰还是大长老之子,而大长老年轻的时候是最具争夺家主的人选之一,却在最后败给了秦言的父亲。因此,一直以来,这大长老和他的儿子秦杰,就处处针对着秦言父子俩。

  特别是近些年,因为秦言武道问题且秦杰的表现卓越等等,都是让的很多秦族高层已经转向支持大长老为家主了。

  “这秦言的癔症显然是这大长老暗中所为,而照不日前秦杰的出手来看,这小子也是个狠毒的角色,看来得加快步伐踏足武道了,不然想我堂堂一代盖世武尊被这样的人摆弄,岂不是丢尽了脸么…”

  秦岩自床褥上起身,眼中不在出现自卑,而是被冷芒一样的光芒取而代之,他的嘴角,更是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。

  “走吧,我亲爱的表弟。”

  秦杰斜藐的瞥了眼朝这里一步步走来的秦言,口角处掀起一抹冷蔑,其手掌,猛然抬起,刚欲伸手搭在秦言的肩膀上,岂料那低垂着目光的秦言,此刻,忽然抬起眼眸了,如芒一般精朔,他的视线接触上去,竟是有着隐隐的被刺痛的感觉,秦杰心底莫名的一颤,连伸出去的手此事都是僵在了那里。

  “秦杰,不要在那里假惺惺的了。好戏才刚刚开始而已!”

  “你?”秦言的反常,顿时让秦杰的眉头皱了起来;这小子,今天竟敢这样跟自己说话?还有刚刚秦言的目光,冷漠到竟是让的他都不由打了个激灵,特别是在最后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时,秦言嘴角勾勒起的那一抹笑容,里面充满了玩味和戏谑。

  如果按照秦言以前的性子,肯定是唯唯诺诺的,特别是在自己面前,怎么昨天自己一掌下去后这小子在昏迷后醒来时如换了个人似的。

  来到主厅,秦岩便瞧得了最上面的两道身影,其余皆是被秦岩忽略;端坐在右边的,乃是秦言的老爹,对这位,或许是因为秦言的缘故,秦岩也是有着一丝莫名的情感在心底摇曳。

  至于第二位,则是那位言老,是秦家的供奉,乃是一品炼丹师。

  “太上长垩老!”秦言的老爹看到来人,连忙起身,很是恭敬的一礼,余光却是有些担忧的瞥了眼大厅内的秦言。而至于那位言老,自始自终是没有起身,就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,依然自顾自的端起茶杯轻轻的抿着。

  “言老。”太上长垩老没给秦言老爹好脸色,瞥了眼秦言老爹后目光转向那位言老,其面目表情瞬间改变,笑呵呵的道。

  “嗯。既然所有的秦族高层都已经到齐,那秦言打断老夫炼丹这件事,可要好好的给言某算算,不然的话,这秦族,言某可没脸在待下去了。”

  听到言老的话,众人脸色皆是纷纷一变;对家族来说,最重要的便是炼丹师,若是失去的话,其底蕴等等都是会受到重挫的,而且,言老凝练的灵丹,是秦族成为青城三族之一的最大根本,若是失去言老,恐怕三大族的身份很快就会易主的。

  “言老莫要生气,对于这次的事情,我秦族上下一致决定会好好补偿言老的,至于秦言么?你尽管处理即可。”

  “长垩老,这事恐怕不妥吧?”秦言的老爹还没有待长垩老完全说完,猛的就站了出来。

  自始自终都很平静的秦岩,忽然眼眸抖动了下,望着那屹立在自己前方并不宽阔的背影,秦岩的心绪莫名的轻颤了下。

  “这事还轮不到你来发言。”长垩老噌的转过目光,察严厉色的道。

  “言儿是我秦昊的儿子,如果我秦昊都没有发言权,试问谁有?今日,即便秦某丢掉这所谓的家主身份,你们也休想动的了言儿分毫。”。

  “哼。秦昊你想造反么?”太上长垩老噌的站起来,强大的实力气势直接碾压过来,落到秦昊的身上:

  “子不教、父之过,你的责任下来我们再算…”

  在长垩老和众人的强横威压下,秦言的老爹终于是支撑不下去了,他紧紧的握紧着拳头,咬紧牙关死死的屹立在秦言的身前,丝毫不退后丁点,如一头护犊子的猛虎一样,矗立在那里,不让人前进丝毫。

  家主的位置,对秦昊来说,根本没有多少份量,他在乎的是身边这个儿子,那怕这个儿子到处给自己惹祸,那怕没有踏足武道,但只要有人针对他,他依然会义无反顾的站在秦言的身边的,即使丢掉家主位置,即使是性命,都改变不了他对秦言的关爱。

  秦昊这般维护秦言的举动,深深的触动了秦岩的某根心弦,他一步步自秦昊身后走出,没有顾及秦昊的诧异也完全无视四周的如山岳般的气势,淡定自若的背负着双手,一步步,穿过起身围攻秦昊的长垩老和众人,以一种闲庭漫步的姿态,缓缓的来到了那言老的前面。

  停下脚步,秦言冷然的目光,微微抬起,漫不经心的瞥了眼那神气十足的言老,后者的嘴角处顿时掀起一抹冷屑,轻蔑的一笑,道:

  “区区一品炼丹师而已,要走的话趁早!”

  秦岩以前可是双修奇才,天赋堪称古往今来的第一人,不管是武道还是炼丹这方面,都差不多臻至到了极限,对这些刚刚涉足的炼丹师,秦岩的确有着俯瞰的资格。

  要知道,当年,即便是炼丹宗师这样的超然存在,都是没有资格接触到秦岩这个炼丹界的传奇,何况是刚刚涉足门槛儿的一品。说句难听的话,这样的存在,以前给秦岩提鞋都是不配。

  “秦言,你放肆,在言老面前你敢这么说话!”还没有待众人反应,秦杰这跳梁小丑就率先跳了出来,指着秦言的鼻子就是一顿数落。

  秦言眼眸骤然一寒,如若不是自己失去了实力,凭这几句话,自己弹指一挥间便结果了对方。

  “哼。我放肆?”秦言遽然一步跨出,直接对上秦杰,眼中的冷蔑丝毫不加掩饰:“你要搞清楚,在这里,我秦言,那怕就是武道废物,但只要我老爹一天是家主,我…就是少族长,而你,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的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  秦言的老爹愣住了,这…还是自己那个平日里唯唯诺诺的儿子么?如此的恣傲,如此的眉飞色舞,即便是面对那位炼丹师,都依然如此的泠然。

  “你?”

  “你什么你,我告诉你,这里,还没有你插嘴的份!”秦岩冷目一扫而过,但凡被秦岩目光一扫的,皆是不寒而栗的颤了颤,忙不丁的闭上了嘴巴:

  “还有你们,即便我秦言不能踏足武道,但也不是你们就能随便指指点点的。”

  “好,好,不愧是我秦昊的儿子。”秦言的父亲,全身在颤动着,心绪更是在澎湃着;这个儿子,今日的恣意傲然,让的感到自豪,这才是他秦昊的儿子该有的气度。

  “够了!”长垩老拍案震怒,怒气冲冲的瞪着秦言:“好,有胆气。既然他们没资格批驳你,那老朽够资格了吧?”

  “长垩老自然是够资格的。只是,我也说的是实话而已,连最基本的随心操控都不能做到,这样的一品炼丹师,秦府要来何用?”

  长垩老此刻有种恨不得一掌拍死秦言,他原本还打算秦言道个歉,在赔些东西来熄灭言老的怒火,哪曾想,这小子今日跟换了个人似的,不但目光凌厉,就连那性格都是恣傲了起来。

  “你说的没错,炼丹师最基本的就是做到随性所欲的操控炼丹,但你可知道,这次言某凝练的是什么灵丹么?”

  “应该是青灵丹吧!”秦言进入言老闭关炼丹的地方,也是目睹过那丹丸模样,凭秦岩的见识,结合那记忆,一眼就能瞧得出是什么灵丹。

  “哦,你倒是有点见识。没错,言某凝练的确实是青灵丹,但既然你知道是青灵丹,可知否这丹药最忌讳的是什么?”言老的眉头一挑,有些诧异的道。

  “呼!”这种小儿科的东西,秦岩实在是提不起兴趣,有些索然无趣的道:“青灵丹最忌讳中途出现纰漏,因为此灵丹有着两种极端灵草搀和,一旦心神不稳是极为容易失神而导致失败的…你既然能够凝练一品巅峰灵丹,其心神自是没得说,就算是出现个十个八个人进入你闭关的地方,也丝毫不会影响你的心神的,我想你应该是在凝练灵丹的时候出现了某种差错,而那时也恰巧我也刚刚进入你的闭关地方…我说的没错吧?”

  “言儿,不要胡说!言老怎么可能出错呢?”秦昊越听是越心惊,自己的这个儿子先不论说的是不是真的,单单是这些措词,都让秦昊对今日的秦昊有种陌生感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